您的位置:首页  »   科学幻想  »  亮色
亮色

第一章
对于出生,我不曾拥有自由选择的权利,但上天很仁慈,他给予了我
自由的死,我可以选择去死,只是,我并没有这幺做,因为,曾经有一束温暖的
光,它射进了我的心裏。
-引言「我的人生没有欢乐,有的只是黑暗和孤独,在那狭小昏暗的小房间
裏,每天过着如同日记般的生活,和众多同龄孩子一起,大家相互簇拥着、取暖
着,在这裏,饭菜永远是一成不变的黑馒头加稀饭,身上的衣服永远都是破旧的
,就连那些清澈的眼睛,也不再明亮,因为,这裏是孤儿院,是被神遗弃的地方
『这个世上是有天使的』,梅那天天真的对我说的话我至今没有忘记,因为,她
说这句话后不到一个月就死了,天使,呵,这个世上,天使是不存在的。
直到我遇见她,那天,她被孤儿院的林姨带着,来到我们的小院裏。
「你叫小辉吗?」
「恩」
「好可爱的小男孩,林姨,我就要这个小男孩了,您看可以吗?」
「当然可以,小辉呀,这位阿姨希望领养个孩子,她看上了你,你可得好好
珍惜呀。」
直到现在,我才发现,原来天使真的存在,她像太阳一般耀眼、像雪花一般
纯洁;却拥有着母亲一般的微暖。
夏小辉

记于7月10日20xx年9年后暴雨飘打着窗户,窗外一片黑暗,被时不
时划过的闪电照亮,小辉看了看右手腕上的手錶,时间指向8点,今天雨舒妈妈
加班,他下午就接到了电话,好像要加到8点,无所事事的他只能望着窗户,远
处的商业街灯火通明。
正无聊中,哢哒一声,门响了,小辉连忙站起身来,朝着玄关跑去。
「抱歉,小辉,妈妈回晚了,宝贝一定等急了吧」
门口一位成熟的女性用着歉意的声音说道。
她有着苗条的身材,1米6左右,标準的瓜子脸上是淡如弯月的黛眉、小巧
的琼鼻、乌黑的丹凤眼,嘴唇有点薄,但由于擦着唇膏,正闪烁着诱人的光泽,
一头黑色长髮随意挽在右肩,被一根粉红色丝带简单的扎了起来,身着黑色白领
装,纤秀的美腿上裹着一层精緻的长筒黑丝袜。
此刻那两只丹凤眼正带笑的看过来他摇了摇头,问道:「雨舒妈妈没有淋湿
吧?」
说着,他关怀地看着雨舒,还好,只有工作装上面零星溅着几颗水滴,看来
没事的样子。
他仔细的从头到脚看了一遍,确定没有淋湿的迹象后才罢休。
「真是小笨蛋,妈妈带了伞呢,怎幺会被淋湿呀」
「带了伞有什幺用,外面可是在下暴雨」
「好了啦,妈妈等下去擦一下头髮就是了」
「啊」
听到雨舒的话,小辉这才发现,那头黑色长髮上沾了不少水珠,他赶忙拿过
雪白的毛巾,帮雨舒擦了起来。
「呵呵,我的小辉太乖了,让妈妈抱一下」
说着,雨舒伸出两条雪白的手臂,将眼前的男孩抱住了。
淡淡的玫瑰香从雨舒身上散发出来,分不清是护肤品还是体香的味道。
「妈,你这样我擦不了啦」
小辉被闹了个大红脸,眼光有些躲躲闪闪,他扭了扭身子,却没想到被雨舒
抱得更紧了,脸都陷入了胸前的那对丰满。
「好啦好啦,嘻嘻,还害羞呢,我家小辉真可爱」
说着,雨舒伸出洁白的手指,轻轻捏了捏小辉的脸颊,放开了他。
「嗯」
(第二声)小辉被搞得有点迷迷糊糊的,摇了摇头,反驳了起来。
「男孩子被人说可爱可不会高兴」
「哦?那小辉想要听什幺呢」
「当然是有男子汉气概啦,能保护妈妈什幺的」
小辉说着擡起了头来,做出一副顶天立地的样子,一下子把雨舒逗笑了「嘻
嘻,我家雨舒长大了呢,真可爱」
「又来这句」
「好啦好啦,是妈妈的错,不该瞧不起小辉,不过,妈妈可不要小辉保护,
妈妈可以自己保护自己的」
雨舒说完温柔地摸了摸小辉的头「可是,我已经能够保护妈妈了,上次,市
裏举办的空手道比赛,我可是得了第一的」
「呵呵,知道了啦,小男子汉,那妈妈的安全以后就交给你啦」
「恩,我会保护好妈妈的」
说完,小辉似乎为了展现说服力,做了个鼓起肌肉的动作,又把雨舒逗笑了

第二天,天气晴,下午最后一堂课,讲台上一个干巴巴的老头正在讲一元函
数,他打了个哈欠,正想睡上一会,后背却被人用笔捅了捅「喂喂,昨天又做什
幺坏事去了,怎幺无精打采的」
说话的人叫天成,一个把全身打理的干干净净的男生,是班上的文娱委员,
也是小辉的损友。
「要你管」
「嘿嘿,我这不是在提醒你嘛,你不听课结果又挂科的话,看看那位会说些
什幺吧」
说完眼睛往左边横了横。
隔着小辉左边两个位子上,一位女生正瞪大双眼看向他,眼裏有着警告的意
味。
「切」
他没理那女生,摇了摇头「擅自给人定下什幺学习任务,又擅自充当什幺学
习监督,她可真够任意妄为的」
「嘿嘿,这不是对你有意思嘛,你这小子,真不知道哪裏好,居然连班花都
喜欢你」
说完雷了他一下「就她?还班花呢,不都是你们这些人瞎弄的」
「你还别说,这可不是我说的,小玲可是全校封的」
「什幺全校,不就是个什幺粉丝部吗,一群脑残搞出来的东西」
不过他还是看了看小玲,可爱的小圆脸,整齐的黑短发,还有一双大大的黑
眼睛,看起来是不错的,可惜啊,是个萝莉。
小辉摇了摇头,没有再想这件事,倒是小玲挑衅地看了过来,大眼睛一瞪一
瞪的,倒是挺可爱。
「咳咳,那边的同学,注意听课」
年迈的老师看到了这边异样的情况,不禁开口提醒了下。
小辉干脆无视那边的瞪视,用手撑着胳膊发起呆来。
显然,天花闆上除了日光灯管什幺也没有,白色的日光灯管上布满了灰尘,
在两端的衔接处有些生鏽,他把目光转向了旁边,那因为被粉刷过而显得雪白的
天花闆,说起来,雨舒妈妈也是雪白色的,雪白色的胳膊、雪白色的美腿,还有
……雪白色的……时间很快过去,胡思乱想的夏新没有听到下课铃声已经响起,
还沉浸在自己的遐想裏。
「砰」
桌面发出一声钝响,他定睛一看,只见小玲左手叉腰,右手拍在了桌子上,
气势汹汹的瞪着他,只可惜,只有1米45的个子实在没有多大威慑力。
「喂,呆子,人家叫你呢」
「……麻烦你别那幺大声拍好不?这是我的桌子」
「哼,坏了我陪」
小辉苦笑地看着玲,身为亿万富翁的独身女,玲确实说得起这句话,不过道
理不在这吧?「大小姐,它并没有得罪你吧?」
「没错,但你得罪我了」
「额,不知道小的哪裏得罪了大人您,还请大人明示」
「明示你个头!为什幺上课的时候又睡觉了」
「我哪有睡啊,我这是在思考刚才的数学问题呢」
小辉很冤枉地看着铃「哦?那你说说,刚才老师都讲到哪裏了」
铃并不打算放过他,那双黑色的大眼睛此刻正灼灼逼人地望着小辉。
「额……」
他求助的看向了天成,可惜天成眼观鼻鼻观心,当做没看见。
这个混蛋,关键时候就掉链子,他心裏恶狠狠的诅咒了下死党,但还是装出
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看向玲「他讲的东西那幺难,我哪裏记得啊?」
「哼!你还狡辩,我从上课起就一直盯着你了,你连书都没翻过!」
「喂!你这人怎幺回事啊,人家都盯着黑闆,你盯着我能看出什幺来啊」
「还不是因为你总是偷懒不听老师讲课嘛,人家当然要看好你了」
「我又不是动物园的动物,能整天让人盯着看来着」
「你要是有动物园的小动物那幺听话,我哪需要整天盯着你看呀」
喂!你又搞错问题方向了吧!小辉心裏在吐槽,不过没敢说出来,他怕她暴
走。
旁边的天成早就捂着肚子笑去了,铃也觉得话说过了头,连忙更正「我这不
是想监督监督你嘛,这可是雨舒妈妈让我做的」
「你别拿着鸡毛当令箭,我妈妈叮嘱你一句,那是礼貌,还有,谁是你妈妈
啊?那是我妈妈,你要叫阿姨!」
铃发现失言了,脸红了个透「总、总之,这可是阿姨吩咐我的,我……我还
有社团,先走了」
说完,赶忙背着书包,跑出了教室。
「哈哈哈哈」
天成憋不住了,大笑出声来。
「笑、笑、笑,就知道笑,关键时候也不知道帮我一下」
他为拥有这样的损友而不值。
「哈哈哈,刚才的情况,你让我怎幺帮啊,哎,你就从了她算了,铃哪点不
好了,长相可爱、家事又好,听说还学艺双全啊」
「你在帮她推销啊?」
「嘿嘿,这不是帮你心急嘛,要知道过了这个村,可就没这个店了」
「切,像我这样的男人怎幺可能为了一颗小草而放弃整座森林,再说了,我
也不喜欢她那种类型的」
「那你喜欢那种啊?」
「你别凑那幺近,恶心不」
「嘿嘿,说呀,我想听听」
「你想知道啊?」
「是啊,非常的想知道」
「那太好了,我就不告诉你」
「我靠」
说完,他三下五除二,背着书包也闪了,嘿嘿,让你得罪我。
由于走得匆忙,小辉并没有发现门外躲着个人影。
回到家裏,雨舒已经回来了,门口放着黑色的高跟鞋,那是身为服装设计师
的雨舒亲自设计的。
「回来啦」
从厨房那边传来了雨舒的声音。
「恩,我回来了,妈妈」
小辉鱼贯进入到厨房,发现雨舒正在切菜做饭,他盯着雨舒的后背,发现黑
色的工作服已经被换成了家务型连衣裙,白色的底色配上红色小花做花纹,外面
围上一跳条蓝色花边的围裙,稍稍过紧的连衣裙没有遮得住挺翘圆润的丰臀,正
随着切菜动作而微微的两边移动;圆滚滚的美腿上套上了肉色的丝光长袜,柔软
的玉足上拖着一双粉红拖鞋,这是雨舒在家时候的装扮。
「恩?怎幺不做声了」
疑惑之下的雨舒转动着玉颈,正好对上发呆的小辉,不过,因为目光向上,
显然未发现他的异状。
小辉的脸噌的红了,急忙跑开「没、没事,我去洗手间」
小辉关上洗手间的门,解开了裤腰带,颤抖的左手熟练的趴开了短裤,从中
掏出了半硬的阴茎,同时大口呼吸着,想要让自己冷静下来,看着自己的小弟弟
慢慢变软,小辉苦笑了下,随时抽了张卫生纸,把前端的分泌物擦干净,系上腰
带,出了洗手间。
吃饭的时候,小辉像往常一样把今天在学校的趣事说给雨舒听,有的是亲身
经曆的,有的则是编的,看着雨舒捂着小嘴,凤眼笑得像月牙湾一样,他觉得什
幺都值了。
到了收拾碗筷,小辉将剩菜放进冰箱时忽然听到当啷一声,他连忙跑过去看

「哎呀」
发现雨舒走路的时候前脚跟与后脚跟绊了一下,不小心摔倒了。
「妈,你没事吧?」
情急之下,小辉赶忙拉住雨舒的手,把她拉了起来架在肩膀上,却听见雨舒
的呻吟。
「妈,你没被碎片割伤吧」
心急下的的小辉扶着雨舒坐到沙发上,开始坚持她身上的伤,呼,还好,没
什幺大碍。
「妈没事,只是应该扭到脚了」
「你怎幺这幺不小心啊」
说着,也不管溅上去的菜汤,直接脱掉红拖鞋,捧起了一只丝光长袜包裹的
小足,手因为紧张而有些颤抖。
「嘻嘻,是另一只啦」
小辉恼火地瞪了雨舒一眼,放下手上的玉足,捧起了另外一只。
雨舒的小脚肉感均匀,柔软而小巧,五根精緻的小脚趾并没有涂指甲油,因
为有按时剪过,小指甲很整齐。
不过,现在的小辉没精力去格外关注了,一心只想知道扭伤的程度,他连忙
将玉足放到了右手上托着,左手自然的伸到了大腿处,突然间,他停了下来,擡
头尴尬地看着雨舒。
「嘻嘻,小色鬼,还是我来吧」
雨舒笑嘻嘻地看着他,双手伸向了裙内,脱下了长袜,随时放在了沙发把手
上。
小辉偷偷的瞟了一眼,脱掉的肉色丝袜垂到了地闆,发出混杂淡淡的香气和
汗液的味道。
「应该没有伤到骨头吧」
他右手轻轻的托着玉足,微微的捏了下,柔软细腻的感觉,颤抖的左手轻轻
抚摸着脚踝,眼睛盯着扭伤处,细细检查着。
「别担心啦,一点小伤,睡一觉就好了」
雨舒似乎觉得小辉太紧张,连忙安慰道。
「什幺小伤啊,你等着,我拿云南白药过来」
不舍的放下了玉足,他急忙跑到了房间裏,站在房裏的小辉举起右手放在鼻
前,闻了闻,淡淡的香味夹杂着些许汗味,不过,他很喜欢。
从房裏拿来了喷雾剂,重新抓起了那只玉足,空着的手按着喷头,仔仔细细
地喷了一遍,这才松了口气,雨舒低着头,搭在右肩的秀发像瀑布一样流了下来
,她静静地看着小辉帮他上药,直到结束。
「好了,现在开始千万不要乱动,家务事我来做」
「等下洗脚我也帮你,总之你给我老老实实的呆着,看电视也行,知道吗」
放回药剂的小辉擦了擦额上的细汗,有些不大放心雨舒。
「知道了啦,小辉好像老头子哦,啰啰嗦嗦的」
雨舒撅着小嘴,还没到40岁的她做着这幺俏皮的动作,瞬间让小辉看傻了

赶紧摇了摇头,重複叮嘱了一遍后,他开始完成晚上的家务事。
晚上21点,完成了家务事的小辉打了一盆温水走过来,帮雨舒洗脚。
「妈,洗脚了」
「哦,恩恩」
正在关注着电视的雨舒含糊地说了句。
小辉没有再说话,将水盆放下后,便捧起了雨舒的玉足。
「呀」
惊讶的雨舒终于回过神来。
「没事,妈,你继续看,我帮你洗脚呢」
「是小辉呀,吓妈妈一跳,脚我自己来洗吧」
「说什幺呢,你看你的,不碍事」
说完,小辉又捧起了肉呼呼的小脚,此刻的雨舒心神都系在电视机裏的的韩
剧上,也没太在意,正好便宜了小辉。
小辉将脱掉丝袜的小足一一放在了温水裏轻柔缓慢的揉搓着,雨舒的足柔软
细嫩,在水中滑不溜秋的,他随意的洗了几把,开始来回抚摸小足的底部「啊哈
哈哈,小辉别闹」
受到脚底刺激的雨舒连忙按住小辉的肩「洗脚要洗干净,有点痒算什幺」
「妈妈可是最怕痒了,小辉你别闹了」
娇怒的雨舒瓜子脸上升起两朵红云,正带着微微的恼怒看着小辉,之后拿起
遥控器一按,把电视关了。
「原来妈妈还怕痒呀,那我以后可得多利用利用」
「你这小坏蛋,就知道欺负妈妈」
「我哪敢欺负你啊,我这是自保,以后保不準能用上呢」
「呵呵,妈又不会打你,你自保什幺」
雨舒捂着小嘴,调笑了几句。
「那是,雨舒妈妈是最天底下最温柔的妈妈,从来不打小辉,小辉最爱她了

「你这小子,说话也不害臊」
雨舒脸又红了,像颗小苹果,想让人咬上一口。
「我说的可都是真话呀」
「好啦好啦,赶快帮妈妈洗完,睡觉去吧」
「恩」
小辉双手轻柔的摩擦着小足,又洗了两分锺,帮雨舒擦干小脚后,便倒水去
了。
夜晚很甯静,只有皎洁的月光偷着窗户照亮了房间的一角,远处想起了微弱
的虫鸣,小辉躺在被子裏,回想起刚才的场景,他伸出手,将它轻轻贴在脸上,
嘴裏喃喃的低语着「我啊,最喜欢妈妈这种女人了」


第二章
引言:它明亮柔和,温暖人心,我要拥有它,纵然粉身碎骨,哪怕只
有一瞬间,也一定会紧紧的抱住它,不让它消失在我的心裏。

今天,小辉起得很早,他今天值日,需要负责班上的卫生工作,于是,早早
的便去了学校。

雨舒优雅的吃过了早饭,却突然接到了来自他的电话,原来是书本忘记带了


雨舒一边摇着头感歎着这孩子,一边迈着轻巧的步子来到他的房前,打开房
门,一股未通风的混杂气味扑面而来。

「哎,小辉这孩子,都说了几遍了,起床后要记得开窗,老是忘记」

她摇了摇头,走到了窗前,推开了窗户,之后顺手拿起了放在书桌上的语文
课本,正打算离去时,眼角的余光扫到了床边上,那裏有一团纸巾散落着,她走
过去捡了起来,正打算扔垃圾桶裏,却闻到一股生石灰的味道从上面传来,干巴
巴的纸团显然是液体凝固后的样子。

雨舒轻轻的皱起了眉,她知道这种味道,以前她闻过。

不过并没有多想,她将纸团放进了垃圾袋,并把它扔进了社区内的大垃圾桶
裏,之后开车给小辉送课本去了。

校门口小辉焦急地站在校门外,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快要到上课时间了,
怎幺还没来。

只有不到3分锺,他看了看手錶,四处张望着。

「嘟嘟」

一辆黑色的小轿车缓缓驶过来看到那部熟悉的小车,他松了口气,总算及时
赶到了,他赶忙迎了过去。

「妈,好慢啊,都快上课了」

他抱怨着今天的雨舒又换上了黑色的商务装,脚着一双崭新的肉色丝袜。

她悠閑的掌着方向盘,轻轻一笑「还抱怨呢,谁让你把书落在房裏的?」

雨舒调笑着看着小辉,看到他急的像热锅上的蚂蚁似的样子,终于把书本拿
给了他「诺,还不快拿去」

看着小辉伸手接过了书,又用芊芊玉指轻轻的顶了顶他的脑袋「看你以后还
丢三落四不」

小辉赶忙翻了翻书,确认无误之后笑道「妈,这不是还有你嘛」

小辉笑嘻嘻地看着雨舒,丝毫没有反省的样子,这时,警卫开始封锁大门。

看到这阵势,小辉不再犹豫,他出其不意的在雨舒的脸上轻吻了下,带着一
片得逞的笑声沖进了学校,在他后面,校门被关了起来。

雨舒呆呆地摸着亲吻过的地方,坐在车裏不知道想了些什幺,没过多久,车
便开走了。

在课上,小辉撑着下巴,目光望向窗外,他在想刚才的触感。

雨舒的脸蛋光滑白皙,像是精緻的艺术品,他不由想起了她的唇,如果,刚
才吻的是那张柔软的红唇,不知道会是什幺感觉。

「咚咚,那幺下一题就请夏小辉来回答」

中年的语文老师似乎看出了小辉的心不在焉听到老师的声音,小辉终于想起
还在课上,他慌乱地握着语文书,胡乱的翻了几页,最终还是决定请教下「老、
老师,请问是什幺问题」

周围的学生发出阵阵窃笑,大家指指点点的对着他,老师也不禁莞尔,他提
醒道「请看黑闆,夏小辉同学」

小辉这次把注意力放在了黑闆上,上面一横大字「请用几句话描述一样你认
为最美丽的事物」

小辉仔细的想了想,他想起了自己的妈妈-雨舒,于是酝酿了一下,脱口而
出「我觉得我的妈妈是世界上最美丽的,她就像是冬天的太阳,温暖人心,又像
是纯白的天使,纯洁善良,依偎在她的怀抱裏,能让我感受到安心的踏实。

所以我觉得,妈妈是最美丽的。」

小辉把自己内心想要表达的话说了出来,教室裏忽然想起了掌声。

「说得很好,夏小辉,你是一个热爱父母的人,同学们应该向他学习」

老师赞扬了他几句,便继续上课了。

放学回家,发现雨舒还没有回,打个电话过去询问了下,说是似乎因为谈了
笔大买卖,公司在开庆功宴,直到将近九点才听到门外的响声。

「妈,你喝酒了?」

一大老远就闻到一股酒精的味道,他赶忙跑过去搀扶,却发现门口站着两个
人。

「好久不见了,小辉,真是想死阿姨了」

来客是雨舒公司裏的同事-姜美,他管她叫小美阿姨,今年37岁,不知道
什幺原因,至今未婚。

闻着同样满身酒气的姜美,小辉被熏得直往后退,但还是坚持把雨舒扶了进
来。

「呜呜、我家的小辉只扶雨舒,不扶阿姨,呜呜,阿姨太伤心了」

看着小辉只把雨舒扶到沙发上便不再过来,姜美假装很伤心的样子,不过眼
角没有一滴泪的迹象却暴露了她的演技。

「你自己不会过来啊,哼,肯定是你把我妈灌醉的,我还没怪你呢」

「小辉,这次你可猜错了,不是我,是一个老头子哦」

姜美站在门口,一脸感兴趣地望着他,想要看看他又什幺反应。

听到老头字眼,小辉果然一震,他紧张地看着雨舒,想看看她是否被动手动
脚过,仔仔细细地看了一遍,发现衣服裤子都没有被动过的痕迹,这才松了口气


「嘻嘻,安啦,有我在身边,没人敢骚扰雨舒的」

看着诱惑不成功,姜美自己脱掉皮鞋走了进来,边走还边调笑着他。

小辉斜着眼瞧了瞧姜美,脸上露出明显不信任的表情,就差没在脸上写:我
不信任你

这几个字了。

看着小辉的表情,姜美又开始做着擦眼泪的动作「呜呜,小辉不相信人家,
人家被小辉深深的伤害了」

说着,还蹲在了地上,玉臂抱着那双着黑色透明裤袜的美腿,左右轻晃着。

「好啦好啦,又来这套,也不换换新鲜的」

小辉随口揭穿了她的演技,走到柜子旁,拿出了醒酒的药。

眼看没有效果,姜美终于不再装了,她笑嘻嘻地站了起来,摇摇晃晃地坐到
了雨舒的身边这时,雨舒悠悠的轻吟了几下,由于还在酒醉状态,根本听不清在
说什幺小辉拧开瓶盖,倒了几颗药丸出来,合着温开水,让雨舒吞下。

旁边的姜美见状,发嗲的也想要,小辉直接把瓶子塞了过去,又引得她抱怨
了起来。

随后,小辉通过姜美了解了今天的状况,原来公司裏最近接了笔大业务,为
了感谢那位老总,人事部决定準备一个饭局,由公司裏的几位主事陪同,让那位
老总开心一下,又挑选了几位长相标緻的女职员陪酒,美丽的雨舒自然被选上了


饭席上的那位老总对雨舒很感兴趣,老是逼迫她喝酒,期间不断进行言语骚
扰,结果把她给灌醉了,最后似乎还有意让她作陪。

那几位公司主事也很混账,居然默认了,幸好姜美也在现场,才及时把她给
救了回来。

听到姜美这番话,小辉气的脸色发青,王八蛋们,竟然把主意打到我妈的身
上,真不想活了。

小辉越想越气,就要沖出门去找他们,却被姜美一把拉住了。

「小笨蛋,干吗那幺激动啊,你想让雨舒丢掉工作啊」

「我……」

听到这话,小辉冷静了。

「听我说,这种事在大公司裏是很常见,只要小心防範,就没关係的」

「…….那也不能那幺算了吧」

小辉心有不甘姜美笑着捂着嘴「你妈又没出什幺事,有什幺算不算的」

小辉一想,是这个理,看来自己太激动,忘了雨舒除了被灌了点酒,实际上
也没受到伤害。

他皱了皱眉,担忧地看了眼雨舒「可是以后不是还有可能碰到这种事吗?」

「别担心啊,有阿姨在呢」

姜美安慰道「那万一阿姨不在呢,你看今天,如果不是阿姨在的话,或许…
…」

「小傻瓜,瞎操什幺心呀,阿姨哪天不和你妈妈在一起」

听到姜美的安慰,小辉暂时放下了心,接下来的时间裏,两人一起聊了聊学
校方面的事,姜美本来还想在这过夜,结果等到酒醒的差不多的时候,被小辉给
撵走了。

夜晚,由于喝了太多酒,醒酒药也没有完全起作用,最后只能把雨舒抱到床
上去睡,在床边上,小辉心乱如麻,若是以现在的趋势下去,搞不好真的会出事
,他可不相信那个老总会放弃雨舒。

看着熟睡的雨舒,小辉突然想到她还穿着工作服睡觉,顿时心跳加速起来。

他咽了口口水,手指颤抖的伸向她的衣物。

听着雨舒平稳的呼吸声,小辉正在脑海中说服自己:就算妈妈醒来了,应该
也不会怪我吧,毕竟不可能让她穿着这套衣服睡觉呀.说服了自己的小辉镇定了
一点,他开始準备为雨舒脱衣服了,因为没有开灯的缘故,脱衣服很不方便,但
他又不想吵醒雨舒,于是只好在黑暗中摸索着。

他沿着肩头开始摸起,先解开上衣的纽扣。

一颗一颗的往下解着,不小心触碰到了高耸的玉峰,立刻像触电一样一缩,
犹豫了片刻,他决定继续。

他解开了上衣扣,将衣袖从玉臂裏脱了出来,先是左手,再是右手,之后在
把上衣轻轻的从背部抽出「呼」

小辉深吸口气,望了望下身的裙子,把手伸了过去。

裙子很容易脱,期间虽然碰了几下小腹,但最终还是把它脱下来了。

接下来才是难题,丝袜望着大腿裸露出来的皮肤以及上方高耸的柔软,小辉
紧张得全身都在发抖,心跳早就到了最高次数他小时候虽然看过雨舒的酮体,但
那是10岁以前,现在已经有些记不清,现在看着这副完美的身躯,仿佛比以前
还要丰满成熟一些,下身的小弟弟在如此刺激的情况下,早已涨的发痛了。

他偷偷地看了眼,看来雨舒完全睡熟了,定了定心,他解开皮带拨开内裤,
粗大的巨物瞬间跳了出来,他跪倒在玉足边,轻轻抚摸着那双美腿,从上到下,
抚摸了几遍后,轻轻的抓住了两只玉足,在黑暗中,看不到它们的可爱形状,但
散发出的微香却感受到了。

小辉让玉足夹紧了他的巨物「嘶」

只不过刚接触,便舒爽的吐了口气,玉足实在太柔软了,而且大小适中,带
着暖烘烘的气息。

他抓住小脚,开始前后移动,嘴裏发出嘶嘶的声音,不敢吵醒雨舒,他弄得
很轻。

玉足上,肉色的丝袜紧贴着他的巨物,发出特有的摩擦声音,不到两分锺,
就有了射的感觉。

他开始加快摩擦的速度,双手握住丝袜美腿也加大了力道,手指头都陷进去
肉裏一节。

「哦、哦、哦,要、要去了」

小辉嘴裏不自觉的发出了舒爽至极的呻吟,前后晃动得更快了。

随着一声满足的长吟,他赶忙用美足夹紧巨物的尖端,顿时,从马眼出喷射
出一股浓浓的精液,顺着美腿流到了床单上。